哲学

1509-Musei_Wormiani_Historia-Raster

通识》对埃克特而言,一直也是通往世界和科学知识的大门。他总是试着让所有的人都能参与思考与行动。埃克的嗜好为登高山,距离和高度他基本上都用双足或骑自行车的方式克服。他的喜好与极大的热情在登山与健行,尤其是阿尔卑斯山区与中国中部的风景,深深吸引着他。这样的热情也展现在音乐上。即兴演奏喇叭,并视迈尔斯.戴维斯 (Miles Davis) 和刘易斯.阿姆斯特朗 (Louis Armstrong) 为音乐上的偶像:»Never play anything the same way twice.« (任何事不要以同样的方式演奏两次。)

Fricken.Jubigrat.2008Rk

海涅.埃克 (Heiner Eckert) 的信条 2015

从童年到现在我都喜欢挑战,还有具危险性的活动,并喜欢做不同的尝试,仔细思考也超前思考。我大哥也在后面提到的几项给我鼓励。研读一些理念后, (尤其是莱布尼茨 G.W. Leibniz) 让我最感兴趣的是商数,我自此便一直在这个领域待着不走了。我在学校很喜欢微积分,他的术语像是「无」和「无穷无尽」对我而言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了。然而光是这种像快速热恋般的喜爱对我而言是不够的,它缺乏像是伸手便可抓住的实质材料般的确定感。将理论应用于实质上的材料是化学科学最重要的元素;这也就是我最后选择读化学的原因。否则我对其它很多学科也很有兴趣,尤其是电机与电子当时其实比化学更加吸引我。我生命与生活中最重要的信条始终是对事物保持好奇心。它对我而言是生命中最重要的本质,我却在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才明了。成功对我而言仅是次要的,旅程才是目标,关键在事件与研究调查结果。如果这样的旅程可以通往成功之路当然最理想,但却不是我的终点目标。因此我后来取得大学的授课资格也是基于这样的逻辑结果,符合我的科学研究精神。对我而言,名声,荣誉,价格和金钱都是次要的。然而对于已经七十岁的我而言,因为我的努力与成就,这样尾随而来的附属价值也是实质名归的。我对意识形态总是感到陌生,对于任何一种形式的机会主义都感到怀疑,并且非常痛恨机会主义者。我继续在寻找不可置信的东西,希望可以至少一次接近不可能的事物;还有就是简单实现可实行却被障碍的事物。